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

文章来源:CU检说法 人气: 日期:2021-04-16
本站新闻资讯内容(图片、文字、视频、GIF)部分抄摘互联网若有侵权行为请邮件通知:168890850@qq.com 做删除处理

一、办公桌上一张纸都没有了,承办人的眼睛也都快瞎了

近日看到一则新闻,说一家法院的院长开了一场新闻发布会。

发布会的主题是“全面无纸化,数智云司法”,主要是介绍该院在推进无纸化办案办公所取得的丰硕成果。

“无纸化”,是近年来的一个趋势和潮流,在节省纸张、提升工作效率等方面,确实带来了很多好处。

不光是隔壁公司,我们公司在推进无纸化办公这件事上也是不遗余力,成果显著。

还记得2017年在全国电子检务工程大会上,苏州市检察院副检察长薛国骏在介绍办公软件——“苏检掌上通”时的一句经典表述:

“通过这个平台,可以让时间被压缩,空间被折叠”。

这么说,一点都不夸张,自从有了这种办公软件,收发会议通知、申请用车、出差购票订房、报销差旅费等事项,再也不用一张张地填单子、贴发票,一次次的找领导了。

但是,在办公领域大显身手的“无纸化”,并不当然的就能够在办案领域产生同样的功效。

有电子卷宗,自然是一件好事。它可以提升阅卷、摘抄笔录的速度,查找一些证据也方便了很多,制作法律文书时可以节省很多的时间。

但是,把电子卷宗作为一种辅助措施,和完全依赖电子卷宗,彻底的抛弃纸质卷宗,要求在“办案中不产生一张纸”、“办公桌上没有一张纸”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

就像按需、适量的食用保健品对身体是有益的,但如果把保健品当饭吃,天天抱着人参当主粮,不吃其他的食物,也是任何一个人受不了的,大概率是一边流鼻血,一边营养不良。

为什么说完全的“无纸化”不适合办案呢?随便列几条吧:

1.现有的扫描仪还没有达到那么高清的程度,很多书证图片上的细节,扫描仪无法呈现,而往往就是这些细节,隐藏着办案的关键所在。

而且通过电子卷宗中的图片,你是能了解到大部分案件的信息,但通过翻阅纸质卷宗,你能从那些还夹杂着看守所的气息的红手印上,从那些采集到的书证上的油污、褶皱中,感受到很多其他的东西。

2.疑难复杂案件,往往有很多本卷宗,有时候要把犯罪嫌疑人供述、被害人陈述、证人证言甚至书证放在一起比对着看,而再大的电脑屏幕也很难满足这一点。

以前你可以拿着卷宗坐着看、站到窗户边看、躺在椅子上看,各种姿势,怎么舒服怎么来,而现在,你只能把电脑显示器架高,老老实实坐在那盯着屏幕看了。

第3点,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是:

真的费眼

对于一个一年要办理几百个案件的承办人来说,你让他从早到晚盯着不断闪烁的电脑屏幕,阅读完动辄几十甚至上百本、一本200页的电子卷宗;

再在电脑上噼里啪啦地敲打出几十页几万字的审查报告等各类法律文书,再去点击无数次的“否”(别问为什么,能懂的自然懂);

要是再加上如果单位实力不够,采购的电脑屏幕质量一般,重度颈椎病是跑不掉了,想要不瞎都是挺难的。

但是很不幸的是,就在那则新闻里,我们也只看到了强调说:

“配置横竖两个显示器,提升左看右写的能力;采购移动阅卷终端,5月初即在全省率先实现员额法官移动阅卷全覆盖”。

而没看到有没有给全体员额法官配备防蓝光辐射眼镜、缓解视疲劳的眼药水的内容。

也许,接下来该院的员额法官们也会率先成为全省法院系统视力最差的那群人吧。

关于推行“无纸化”办案,有人说初衷是为了倒逼智能化办案。

但这样的解释显然难以回答下面这三个问题:

1.“无纸化”办案就等于“智能化”办案吗?

2.纸质卷宗已经到了妨碍办案效率,非要淘汰不可的地步了吗?

3.“办公桌上没有一张纸”所带来的整洁和承办人的视力健康相比,到底孰轻孰重?

智能化的出现,是为了将人类从繁重的工作中解放出来。如果一种事物,最后变成了人身上的枷锁,甚至开始损害人的健康的时候,它就已经走向“智能化”的反面了。

因为,任何一种工具,应该是为人服务,而不是来让人为它服务的。

最后再回到开头的那条新闻。真的挺好奇,那家办公桌上一张纸都没有的法院,以后办公采购是不是一包A4纸都不会买了,希望省下来的钱,能给大家配副眼镜,买点药水。

二、无纸化办案,真的可以不费眼

作者:法海行舟,来源:法海行舟。

隔壁公司的领导发我一个链接,我打开一看,是cu检的大作——《办公桌上一张纸都没有了,承办人的眼睛也都快瞎了》。

这篇文章对无纸化办案有些意见,认为不能把无纸化当作智能化,列举了多条无纸化的弊端,一般人看了,也许会认为再这样无纸化下去,法官和检察官的眼睛,基本上都快瞎了。

我是智慧检务的积极拥护者和实践者,我所提倡的智能化,不是无纸化,而是网上单轨制办案。和无纸化办案有很大关系,但不是一回事。

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是单轨制办案——纸上单轨制办案,一支笔,一张纸就是我们的全部工具。后来有了电脑和网络,就变成了双轨制办案,就是纸上办案与网上办案的结合。

我认为这种双轨制是一个必经的阶段,但这个阶段必须很快过渡到下一个阶段——网上单轨制办案。否则无法真正提高效率。

而网上的单轨制办案,就要求基本做到无纸化。但无纸化办案,不是只看电脑。

长时间看电脑的确有种种的弊端。其实这些槽点,我早已听到,并且基本上找到了解决方案。

现在的苏州全市检察系统,除了电脑,还有一个重要的阅卷工具——电纸书

这个电纸书,可不是亚马逊出产的kindle。

目前我们用的,是第四代的电纸书产品——文石和索尼的11.7吋屏幕的最新产品。屏幕的大小,和我们的卷宗一样大。而且可以用手触摸翻页,用两指放大缩小。

所以cu检列举的槽点,已经有所改变:

第一,现在的高清扫描仪,分辨率极高,万一有一张看不清楚,原来纸质卷宗,只能借助放大镜了,现在我们用两根手指在屏幕上放大个几倍,不信看不清楚。我敢保证,上面的指纹和汗渍,清晰可辨。

第二,索尼的产品,极为轻薄,可以轻易放进公文包,去提审和开庭,用不着像以前一样,用拉杆箱装卷宗去提审。我们测试了一下,一本索尼电纸书,大约可以容纳六百本卷宗。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第三,再也不会发生纸质卷宗丢失,造成案件无法办理的事故。单轨制办案以后,纸质卷宗在仓库的保险箱里,电子卷宗多点式分布,分别在服务器、案管电脑,承办人电脑和电纸书里,这其实就是区块链的原理。即使电纸书丢失,也不会造成无法办案的情况。再复制一份就好。而且也杜绝了某个干警擅自改动卷宗证据的可能性,因为你改了没用,其他的备份你改不了。

第四,疑难复杂案件,有时多个证据一并查看,在撰写阅卷笔录的时候,的确有这个需求。很多同事和我提出过,我是这样解决的,每个员额检察官,配备曲面宽屏显示器(宽度大约80厘米)。可以同时打开五六份证据,互相对比。进行分析。然后把需要的文字,一一拉进自己的文档即可,我们只需撰写承办人认为的部分。这可是原来使用纸质卷宗无法达到的效果。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曲面宽屏显示器

第五真的不费眼,电纸书使用的是e—ink技术,完全和纸张一样,完全没有闪烁,而且对我这样的老花眼,真是福音,因为我可以把四周空白切边,把字体调大,这对于纸质卷宗无法做到。还可以根据环境亮度调节屏幕亮度。当然我不能保证不费眼,因为只要阅读,哪怕看报纸杂志也会费眼。

电纸书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第六,如果需要在沙发上阅卷,在躺椅上阅卷,在地铁上阅卷,我保证,电纸书要比纸质卷宗强很多,因为极其轻薄。高举低放,毫无压力。如果某位同事得了颈椎病,真不能算工伤。

第七,电纸书是黑白的,不能查看彩色照片,这是缺陷,但不要紧,电脑是彩色的。照片麻烦您到电脑上看一下。还有,我们真的配备了防蓝光眼镜,抵消了一部分的闪烁。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防蓝光眼镜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正是因为一开始推行单轨制办案的时候,苏州的干警早已和我吐槽过这些问题,我才想办法一一解决,如果他们一味迎合我,只赞扬不吐槽,我还不能想出政法信息共享平台、电纸书、曲面宽屏,图像文字转化word文档等解决方案。

所以,我一点都不反对吐槽,甚至认为吐槽是好事,我一直认为,所谓创新,就是找到解决目前存在的困难的方法。

如果您对我的说法有所怀疑,欢迎大家来苏州的法院检察院视察指导。

如果因为cu检的这篇文章,引发同仁大讨论,最后各地都为法官检察官配备大屏索尼电纸书,防蓝光眼镜,曲面宽屏电脑,那就是推动了法治向前一毫米,善莫大焉。

三、反对的不是电子卷宗,争取的是阅读纸质卷宗的权利——对法检两位领导的回应

作者:CU检,来源:CU检说法。

司法机关的无纸化办案:利也,弊也?

 

我的文章推送之后,引发了广泛的讨论。截至目前,阅读量是98458,1517个“在看”,1282个“赞”,还收到了704条留言。

在收到的所有回应中,有两位读者很特别。一位是黄岩法院的院长徐乐盛,一位是苏州市检察院的副检察长薛国骏。

两位领导领导都很开明,也都很接地气,没有批评,都是理性地探讨问题,阐述观点。徐院长是直接在文章下面留言,而薛检则是专门写了一篇文章。

徐院长的体会有四点:

一是基层法院办理的案件绝大多数是简单案件,一本纸质案卷里面,证据材料也就几页纸,另外都是各类程序性文书材料。几十个案卷、几百页材料的案件,一年下来屈指可数。无纸化办案对绝大多数简单案件还是很适用的。

二是全面无纸化不代表绝对无纸化,对疑难复杂、卷宗量大的案件,法官认为必要的话是可以提取纸质案卷。我们适用下来,1000多件案件大概有20多件法官提取了纸质卷宗。

三是我们建立了卷宗数智化中心,负责全院所有案件立案时的扫描,审理期间的扫描,以及结案纸质材料归档。业务庭的法官书记员不用扫描,不用纸质归档。而且我们实行纸质精简归档,一般只保留有重复主张债权风险的证据原件,比如借条,绝大多数案件归档材料只有几页纸而已,已有100多件案件实现0纸质归档。

四是我们无纸化办公和无纸化办案同步推进,大家充分感受到无纸化办公的便利,对无纸化办案的接受度也提升了。院长桌上无纸,主要是办公材料会议材料没有了啊!

而且徐院长还特别强调:最后,非常感谢您提出的给大家配眼药水的建议!我们行装科马上采购,让有需要的干警进行“无纸化”在线申领。

看到这样的回复,尤其是看到马上给干警采购眼药水的这部分,真的还是挺感动的,我回复道:

院长好,为您的包容和大度点赞,更要为马上安排采购眼药水的行动力点赞。但就您的四个看法与您商榷:

一是基层的案件虽然简单,但数量惊人。(黄岩法院)年均2万的案件量分摊到每个人也是几百件。二是如果全面无纸化不等于绝对无纸化,那么选择权在谁。承办人是否可以自由选择纸质卷宗吗?

对于这两点提问,徐院长的回答是: 承办人申请,庭长批准,可以提取纸质卷宗。简单案件,证据页数少的,即便案件量大,也不代表就有纸质的必要。

后来,徐院长又补充道:留言区反对无纸化办案的,所提的很多问题,也都是我们初期遇到的问题。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探索和内部由点到面的试点,这些问题可以说基本得到了解决。办法总比困难多。

无纸化是智能化的基础,无纸化、智能化是大势所趋、却也任重道远。

上级法院和下级法院,院领导和一线干警,技术部门和业务部门,相互之间都还有很多需要磨合改进的地方。坚持问题导向、需求导向,无纸化、智能化肯定能够大幅提升办公办案的效率!对了,据统计,我们法院今年二季度的用纸量,同比下降了74%,EMS邮寄费每月节约5万多元!

而我的回复是:节省下来再多的的EMS,也修复不好大家的颈椎和视力。

很快,苏州市检察院的党组副书记,薛国骏副检察长,也在他的个人微信公众号“法海行舟”上就这个话题推送了一篇题为《无纸化办案,真的不费眼》的文章。 薛检是一位深受干警喜爱,也是我特别尊敬的好领导。他不仅是智慧检务的探路者和先行者,政法系统信息共享平台最早就是由他提出设想,并主持设计开发的,而且他还是司法救助制度最早的提出者和实践者。

在徐院长和薛检的文章中,都说了很多无纸化办案的好处,强调了电子卷宗所带来的便捷、安全和高效。

对于电子卷宗的好处,我自己也是高度认同的。但我想领导们可能没有get到留言区里那些反对“无纸化”办案的同志们内心中最重要的那个点:

大家反对的不是便捷、高效、安全的电子卷宗,是一刀切式的“无纸化”,而争取的,则是在有电子卷宗的情况下,还能阅读纸质卷宗的权利。

其实,无论是电子卷宗,还是纸质卷宗,都是承载案件信息的一种载体。

到底是捧着纸质卷宗阅卷,还是在电脑、电子书上阅卷,也都只是获取信息的一种方式。

在一种获取信息的方式还没有达到阻碍工作效率,影响到司法公正的情况下,在相关的设备还没有跟上,却已经对大家的健康产生实际伤害的情况下,不应打着高效、节约、推进智能化的旗号,就强行的剥夺人们使用另一种方式的权利。

为什么不能让人们在可以使用电子卷宗的同时,也可以同时阅读纸质卷宗呢?

两者搭配起来使用,会影响到智能化办案的推进吗?

也许有人会说,推进无纸化办案,是为了倒逼智能化。但是,好的工具,是不用逼着人去使用的。

工具好不好用,什么样的工作方式更有利于工作,是应当由劳动者来选择的。

当然,如果是单纯地追求高效的工厂,则是另外一种情况了,比如生产苹果手机的富士康。

但问题是:我们办理的案件是流水线上的手机吗,法检又是富士康吗?

让我们暂且跳出法检,抛开卷宗,来看另外一个领域——教育。

疫情期间,学校停课,幸亏有学校开始的各种网课、直播课,孩子们每天就是盯着电脑、ipad,才得以继续学业,获取知识。

但是当疫情得到控制,校园确认安全之后,学生们还是要走进课堂,捧起纸质书。当然,这个时候,还是会有孩子们在课余时间选择各种网校进行补课。

即使在在线教育已经高度发达的当下,也不会有一个家长愿意让自己的孩子从此进行“无纸化”学习、“无纸化”阅读。

因为再好的电子设备,时间长了眼睛也受不了。再高科技的方式,也不能彻底取代传统所带来的感受。

关于无纸化办案的讨论,就到这里了。其实这场讨论本身,就很有价值,很有意义。

在这场讨论中,我们看到了包邮区地区法检打造智慧法院、智慧检务所做出的努力,看到了法检领导倾听意见、展开对话、回应质疑的开明与大度,也让很多一线干警有了表达自己观点的机会。

插一句:包邮区这样的氛围和环境:你爱了吗?

其实,我们所有人的目标都一样,都是能为了像徐乐盛院长所说的“让工作生活更简单”,也是为了能实现薛国骏副检察长所追求的“推动法治向前一毫米”。

最后一句:电子卷宗,我所欲也;纸质卷宗,亦我所欲也;为健康、为效率,二者可以兼容也。